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不伦恋情 - 岳母的内裤
岳母的内裤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1000部拍拍拍18勿入免费_香蕉视频在线精品视频_欧美另类极品videosbest]

地址发布页:


  “亲爱的,我们回去吧?”我温存的轻轻吻着岳母的前额,右手缓缓的在
她变硬的乳头上揉搓,深褐色的奶头因爲充血而涨大的发紫。

  “嗯,好……”岳母在我怀裏呓语道,明显有些言不由衷。

  我开始审视着这个已经被我完全占有肉体的成熟老妇的裸体之美,显然她的
裸体不是西方审美观念中的丰腴健美,但是在我眼裏却更有一种成熟柔媚的东方
成熟女性的风味。

  你几乎很难相信这个女人在51岁的年龄竟然保养的如此良好,不认识的人
会认爲她是个半老40许的佳人。岁月的沧桑竟然没有使得岳母的身材走形,
除了略微鬆弛的皮肤和凑近了才能发现的细小皱纹,隆凸的小腹和阴阜是成熟女
人生殖能力旺盛的标誌,仿佛在向我发出召唤一般,我将嘴贴上去深吻着。

  “哈……”岳母嘴裏发出一声歎息,可是依然半闭着双眼,一副不堪雨露
滋润的娇憨模样。

  “岳母,你这裏怎幺有个伤疤,是剖腹産留下的?”我手指按着靠近她接
近阴部一道深红色凸肉。

  岳母没有吱声,我暗暗后悔多此一举让她想到儿子。

  我顺流而下的来到她的阴阜,嘴裏一吸气,几根阴毛被我咬在齿间,我戏弄
的甩甩脑袋。

  “不……不要……好髒……”岳母羞红了脸坐了起来,轻轻推开我的头。

  “我们快走吧,要是被人看见了,我……就……不活了!”说到这裏,妈妈声音有些颤抖。

  我们迅速的整理了现场,捅下一块天花板,叫醒昏迷的小伟,假意是一次意
外。随后我们一起走出大门。

  我坚持开车送岳母,很快我们来到她在市中区机关给她分配的公寓。

  “岳母,我……留下来吧,这幺晚了,我就不……回去了!”我厚着脸求
着她。

  “不,不好,以后吧。”岳母关上车门跳下去,连头也没回的抛下一句,
生怕我缠住她。

  我黯然的鬆开手闸,车又缓缓驶入快车道,我心裏难受极了,像是打翻五味
瓶。虽然车速已经超过了120KM,可依然无法从我心裏抹掉岳母的影子:白皙
有点皱纹的皮肤,轮廓秀美的五官,小巧有点下垂的乳房,粘满我的精液红肿未
消翻开的阴唇……。我知道:今夜无眠……

  又是一个个难挨的工作日,几乎每时每刻面对着岳母,我无不衷肠与之倾
诉,可是岳母确含糊其词的闪躲着。

  要知道世上最刺激的莫过于偷情,偷不到更是让人如坐针毡。我实在忍不住
了,擡起身,把头凑过去,岳母正在“劈劈啪啪”敲击键盘。

  “岳母,你不是很享受那……”我终于忍不住。

  “不要再说了……”岳母有点上火,电脑屏幕上出现几个错字。

  “爲什幺,你被我插的好爽,样子淫蕩极了,简直不像你现在这样正襟危坐
在这裏。”我有点开始回味当天的情景说道。

  “你再说……”岳母羞恼的抓起一瓶胶水做势道。

  “你不是也有需要吗?”我急道。

  “啪”,胶水瓶砸在我身上,我焦急的等着岳母的回答。

  “你和你丈夫一直不和睦,我们都知道。”

  “那又怎幺样?”岳母不屑的说。

  “岳母,我真的很爱你,所以才冒天下之大不讳和你共渡鱼水之欢……”

  “真可笑,你才30多,我50,你怎幺可能爱上一个老太婆?”

  “岳母,你真的一点都不老,机关上的同事都一直这幺认爲的,这你也知
道。不知道底细的还当你只有刚刚40岁。”我奉承道。

  “这话倒不假,”岳母心道:“不光同事,认识的人都这幺夸我。”想到
这,岳母心裏不由得美滋滋的。

  我转过位子,坐在岳母身边,她紧张的看着我。“不要被其它人看到,你
坐远点。”

  “不嘛,我就不。”我忝着脸,左手顺势试探性的放在了岳母裸露的膝盖
上。

  “哎呀……你好烦……”岳母微微皱着眉头抱怨。

  我见她没有极力抗拒的意思,我继续道:“妈妈,你的丝袜好滑,是什幺牌
的?是连裤袜吗?让我摸摸看……”

  “真的……不要了,你不怕被别人看到吗?”

  话音没落,主任冰冰姐坐到对面,满面笑容,岳母紧张起来,不敢推开我放
肆的手,生怕被瞧出端倪,只是用眼睛狠狠瞪了我一下。

  冰冰姐如获至宝的对岳母道:“前几天我给你的××口服液能大大
促进生理机能,尤其是你这岁数的,还可以恢複青春,是国外才开发出来的。”

  “哦?真的?”岳母半信半疑的打断了她的话,停下了手裏的事情。

  “嗯,还有呢……”

  “嘿嘿,”冰冰姐得意的扭动着肥大的屁股,故作神秘地趴在岳母身边耳语
道:“嘻嘻……月经来都不说了,还可以促进重新排卵……”

  “喂,不要带坏了我们这些 青年啊!”我插了句。手上可没半点閑着,
裙子下面手掌温柔的在岳母大腿的丝袜一路滑动上去,直到大腿根部。“今天
她穿的是长统丝袜。”我微微一笑。岳母一动不动的坐着。

  “啊!”岳母张大了嘴,“那不是……”

  “就是可以怀孩子啊!哈哈哈哈哈哈!”冰冰姐笑道,一边用手捶我,隔着桌
子,所以她对我下面在做什幺,不得而知。

  “你这小子,早就是 享受已婚待遇了,经验比我们都还要丰富,还
好意思说这些?”冰冰姐浪浪的开着玩笑,点点头对岳母道:“ 你说这
小子是不是耍了女朋友了?”然后带着肯定的口吻说:“肯定现在都有那种事情
了!呵呵~”

  “呵……”岳母干咳了一下,苦笑着不知可否的应付了一声。我看到妈妈脸突的红到耳根。

  我恶作剧的用手指伸进岳母的内裤摸索到她的阴唇,食指在阴唇之间来回
拨弄,岳母立即不安分的扭着屁股抗拒我进一步的深入。

  “这小子真是色胆包天,这裏都……”岳母心想,“可是这滋味真的好享
受,他肯定有过那事,要不经验这幺丰富?”可是下体的敏感部位被我的手指完
全侵犯,不由自主的冒出一汪液体。“哎呀,我都到这种年龄了,怎幺还这幺不
争气?”

  “要不我再给你一盒试试?”冰冰姐讨好的说。

  “嗯……嗯,”岳母不知道是应着冰冰姐还是慢慢有了反应的回答。我的手
指完全捅进了岳母那永不磨损的老逼。

  “一会儿我拿给你。”冰冰姐扭头做事去了。

  “……谢……谢……”岳母几乎是从嗓子眼挤出这句话。我的手指早已三
浅一深的抓弄着她的阴道外壁。

  “岳母,你流水了!你还说你不需要?”

  “你……太坏了,不要……”岳母哼哼着,“……不要伸……进去……人
家看……见……”却不敢阻止。

  “岳母,你的逼真好,比起老婆一点不差。”我坏笑着继续挑逗她。

  “……嗯……痒……痒死了……别……”岳母恳求道,阴道分泌的淫水已
经泛滥成灾了,我的手掌全部都是滑腻腻的分泌物。

  “岳母,我现在好想和你做爱!”

  “……不……不可以……”

  “你难道不满意我的鸡巴吗?”我故意这样一问其实是提醒她注意我的鸡巴
之大与衆不同!

  其实不少女性30如狼,40如虎的生理得不到满足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
是因爲生育之后阴道扩大鬆弛,可是丈夫的阴茎不光失去了年轻时候的力度,甚
至硬度都很难保持下去。治疗的办法就是找婚外情,让另外男人的大鸡巴抽插。
岳母就需要我这样武装着大炮的男人。

  “……呵……呵……”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岳母此时正全身酥麻如
同针扎一般,最不愿意的就是“鸡巴”、“插入”等等敏感的词彙,加之我的手
指翻江倒海一般在她的阴道裏面大闹天宫,岳母全身就像是水分饱和的海绵。

  我不停的使用淫词浪语挑逗她,“岳母,你见识过了我的大鸡巴,觉得怎
幺样啊?有没有你的丈夫的大?”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岳母连连娇喘的想,已经说不出话了。

  此刻的岳母就像坐在火山之上,被压抑了良久的性欲终于喷发出来,一股
阴精从阴道深处激射而出,烫在我的手心,好不舒服!

  “嘿嘿……”我得意的笑起来,“岳母,你真是贤妻良母啊。”

  “哎……哎呀……你……”突然意识到危险降临的岳母感觉整个身体如同
火烧,我的手指继续在她的阴部移动,与阴户激烈的摩擦着。

  “……天啊……你到底……在作……些什幺?”她的声音十分软弱,坐在椅
子上的浑圆结实的臀部不由自主的向上挺起来以帮助我的手。

  “……重……一点……重……”岳母没法克製自己的需求,微弱的呼唤哀
恳着。

  “岳母,这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我计划奏效了,不由得我轻笑起来。

  “天啊,我正在被一个我儿子大小的男孩指奸。”岳母脑子一片混乱,早
已无心工作下去了,两只手紧紧抓住键盘的边框,几乎攥出水来。尽管下身的极
大的快感难以抗拒,可是又怕露馅被人察觉,所以岳母只有保持上身正常的坐
姿,这实在是有点难爲她了。

  “停……不要……再……继续了……”岳母其实这是自己违心说出来的,
说出来之后她竟然爲自己突然産生的一点后悔感到吃惊,“我难道真的是性欲未
衰?”

  我的鸡巴这时几乎撑破裤子,内裤被龟头马眼分泌的液体弄湿。这样做着指
奸岳母有些费事,这时冰冰姐拿着那盒口服液过来了。

  “给!”

  “啊~谢谢……”出于礼貌和感激岳母没法顾及下面还有我的手,困难的
站起来接住,桌面上堆积如山的文件挡住了冰冰姐的视线。

  岳母扭头俯视着我几秒锺假意咳嗽一声警告我不要太过于放肆。我装作做
了亏心事一样低下了头,手掌恋恋不舍的离开她的阴道,停留在她的大腿根部。

  趁着我消停一会儿的功夫,岳母目送冰冰姐的背影连声道谢。今天岳母穿
上了最喜欢的套装,和她年龄有些不相称的又窄又短的裙子紧绷着她的溜园的屁
股,匀称的双腿配上精緻的长统丝袜和3寸高的高跟鞋,使得这个成熟女人的身
体更加惹火,我刻意坐在她身后慢慢欣赏着,慢慢脸上浮出恶魔般的笑容,用脚
慢慢勾开岳母身下的椅子。

  “我们需要谈谈。”岳母的声音好不容易恢複了正常,我寻找她的目光,
可是她却难爲情的避开了。我动作慢了下来,不过也借势靠近了她的背后,右手
也顺着她膝盖部位缓缓上移,质地优良的丝袜在我的抚摸下“沙沙”作响。

  看到我的手转离开她的最隐私的部位,以爲我没有了兴緻,所以失去戒心的
岳母开始专注于仔细阅读说明书。

  我突然失控的抓住岳母腰际的内裤猛然拉下直到脚踝。

  “啊……”一声轻呼,岳母吃惊的说不出话来,她以极快的速度弯下腰想
要拯救她的内裤,可是这种努力被我坚决的阻止了,更可怕的是她现在连坐位也
没有了,只要这样站着。

  “你……你要做什幺!?”岳母害怕的压低声音。

  “你擡脚,我把你内裤脱掉,要不你就这样站着让内裤一直挂在你脚上?”
我淫秽的笑着让她作出选择。

  无奈之下她极不情愿的从高跟鞋裏抽出柔美的小脚,我把内裤揣在自己的兜
裏。

  “还给我,”岳母觉得下身凉飕飕的。

  “一会儿我来穿!”我站起来,从背后贴上岳母纤美的后背,掀起她的裙
子,“现在我想插你的洞洞!”我用轻佻的语言在岳母光洁的脸颊边耳语。

  “别人会看到!”岳母惊恐的摆动身体想要挣脱。可是被我紧紧的压住动
弹不得。

  “不会的,”我看着眼前堆放的文件自信的道:“他们坐着只看得见文件,
就是站着也只能看到我们的肩部,至于下面我们做什幺他们不会知道的。”我托
起岳母光溜溜的屁股尽量使她的阴户外翻。

  “不,停!不要!”岳母试图激起自己的愤怒。

  我毫不理会的拉开裤子拉链,充血的阴茎弹跳出来击打在岳母的菊花花瓣
似的屁眼上,“你看它好涨!它要吸你的阴水啦!”说完之后,我摇摆着颤巍巍
的阴茎在她阴户四周做着圆周运动。巨大的龟头滑过的阴部留下一条条液体形成
的痕迹。

  “唔,天啊……”岳母失神的轻淫起来,她切实的感到我鸡巴那难以置信
的力度。

  虽然从理智上岳母告诉自己不能再接收这个,但是她从身体的渴望程度知
道现在希望我对她如此这般一番。看着桌子上摆放儿子的相片,罪恶感让她几乎
不敢正视,“妈妈是个淫蕩的女人。”岳母内心在哀告着只求快点结束。

  从侧后望着岳母无限令人爱怜的眼神在哀伤的默默饮泣模样,我困难的吞
咽着口水,真恨不得立即用阴茎一插到底,我尽量控製住自己的情绪,微微分开
了她的腿,把阴茎抵在她的阴唇上,“哦~我进……来……了。”我屏住呼吸轻
轻道。

  “不……不要,求你。”岳母喃喃道,想到自己的体内马上就会被我强悍
的阴茎进进出出的抽插,做着毫无顾忌的性交时,身体不由自主的由于快要降临
的愉悦而轻微颤动,不知道如何是好的低下头。

  由于有了好几次对付岳母的经验,我不慌不忙的把阴茎一寸一寸的送进戴
妈妈的肉穴之中。

  “呵……呵……”岳母哽咽道,“天啊。”

  第一次在衆目睽睽之下岳母和一个青年做着忘年性交,因此带来的激动使
得她的呼吸沈重起来,对身体原始的渴求召唤她把屁股尽可能的往上翘起让我们
的下体结合的更加紧密。

  我于是深吸进一口气用肉棒极力顶进,承担着岳母屁股的重量,阴茎依然
停留在她的阴道深处抽搐着。

  “岳母,你的阴道好紧!包的我好舒服!”我双手抚揉着她汗湿的腰部。

  “好大的东西!”尽管不是第一次性交了,岳母的内心可还是由衷的惊歎
道,方才因爲性欲煎熬已经有些疼痛的阴部因爲粗大肉棒的进入而充实不已。想
起刚才被我戏弄的情景,岳母心裏有点恨恨的用阴道的肌肉不时的夹我的阴茎
以示报複。

  温湿紧小的阴道壁揉搓着我的龟头,我长长歎息了一声。

  其他人默默的依然伏案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我开始上上下下的抽插岳母的阴道,时而慢,时而快,岳母媚眼微闭,
干渴的嘴唇时张时闭陶醉的享受撞击。

  “……嗯……嗯……嗯……对……就……就这样……”岳母已经不知道自
己在说什幺了。

  “戴……妈妈……你再紧一点……”

  我扭动着腰身,频频用巨大的龟头研磨着岳母花心深处的嫩肉,接着再用
力一挺齐根而入,大起大落的往死裏猛烈的干着。

  岳母此刻已经洩身两次了,完全臣服在淫糜的性交之中不能自拔,每当我
的阴茎离开她的阴道,岳母全身上下有如千万只蚂蚁搔爬一般,强烈的欲火燃
烧着她的四肢百骸,她焦急的移动着脚步位置,高跟鞋踩在地上“噔噔”作响。
我再次卖力的挺进她的阴道,重回的饱满涨足的感觉使得岳母登入仙境。

  “……啊……哈……哈……不行了……快……我洩了……”岳母臀部使劲
挺了几下,一股阴精再次激射而出。

  我的小腹撞击着岳母的肉感的圆臀,发出轻微的“啪啪”声,“我也快射
了!”我说完这话,赶紧屏住呼吸急促在岳母猛的狂捣几下,阴道壁刮吸着不
断充血的龟头。

  “啊……啊……我又洩给你了……你……射了吧……我头好……晕……”

  “呵……呵……你的……那个好长……受不了……会弄……弄穿的……”

  一阵头晕目眩几乎使我站立不稳,我射了。粗大的阴茎更加用力的送出,在
岳母的阴道深处一跳一跳的喷发着热精,岳母的阴精彙合了我的男精一起流
入子宫。

  “啊……”岳母和我同时长吁了口气,就像完成了一个艰巨的任务之后放
鬆下来。我们沈醉在高潮之后的余韵之中一直等到我的阴茎消退下来。

  “你好坏!”用纸巾擦拭着顺大腿流出的精液,岳母虽然撅着嘴埋怨道,
脸上却流露出不可掩饰的满足感。

  “这次性交你得到了百分之百的快乐!”我带着总结性的口气说,一边拉好
裤子拉链。

  “我的内裤呢?”岳母急急道。

  “我做纪念吧。”

  “讨厌!”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