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经验故事- 前妻的诱惑
前妻的诱惑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1000部拍拍拍18勿入免费_香蕉视频在线精品视频_欧美另类极品videosbest]

地址发布页:

北方的夏日天明较早,凌晨五点多,天就差不多大亮了。光线透过窗帘射进
一个不大的房间里,床上两个赤裸的肉体正上演着男女间永恆不变的「战斗」。

  那女人身体的柔韧性相当不错,仰躺在床上的身子被完全折叠了起来,修长
圆润的两条美腿绷直了贴在自己硕大的胸乳两侧,看她的样子却丝毫不觉得吃力
;男人则双手支撑在女人身体两边,以一种做俯卧撑的姿态虚压在女人的上方,
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男人的屁股快速起伏着,胯下黝黑油亮的大肉棒也打桩机
般出入于女人娇嫩的蜜道。强大的冲势借力于柔软的床垫,使两人的身体如同巨
浪中的轻舟,上下摇摆不止。

  「啊,不、不行了,嗯、嗯、嗯……求、你停一会吧,啊,要死了……呃,
好强……嗯、啊……」战斗不知延续了多久,女人明显已是强弩之末,有气无力
的抗议着男人的需索无度。

  男人对于女人的哀求与控诉充耳不闻,依旧保持着高速运动。女人的下体因
长时间摩擦而带来的肿胀,使男人更感觉到挤压与紧逼,舒爽的说不出话来,而
且女人阴户中依旧水源充沛,在男人的肏乾下「唧唧」作响,显然距离极限还早
得很。

  突然,置于床头柜上的的手机响了起来,女人赶紧说:「你电话,啊,接…
…」可没几下她又改口道:「又要来了……你、你还是先、先乾死我吧……啊、
啊……」

  男人果然听话,非但没有停下动作,反而将动作幅度进一步加大,每次都尽
根而入,速度也比刚才更快,没几下就让女人颤抖着高潮了。

  虽然腿上肌肉依然紧绷着,但是女人双腿已经吃不住力了,软软搭在男人肩
头;阴道中涌出的大量汁水,将之前因反覆研磨而挤出的白浆都沖淡不少;阴道
中的蜜肉更是蠕动不休,令男人爽得呲牙咧嘴,险些精关大开,一射如注。

  足足十几秒后,女人阴道中蠕动的力道才逐渐减轻,男人喘息着伸手去拿电
话,却捨不得将肉棒从女人湿热的阴中拔出,心底还暗道:「真是个尤物,高潮
反应几乎追上小丽了……呃,是小丽的电话……」

  「在干什幺呢,这幺久才接电话!」

  「日逼。」

  「啊?」

  「……」

  电话那头的,是个拥有悦耳嗓音的女人,原本打算接起电话就展开连番数落
,但男人的回话显然不在她意料之中,因此大脑空白了下,一时竟然不知说什幺
。但随后电话中熟悉的喘息声让她明白,男人想表达的确实是字面意思。

  「吴迪你给我听好了,今天是约定的最后期限,你必须在离婚协定上签字,
你听见没有!」电话里的女人怒气勃发,大声咆哮着。

  吴迪听到电话里女人歇斯底里的大吼声中,还混杂着男人劝她冷静点、慢慢
讲的声音,皱眉看了眼手机萤幕上显示的时间——才刚刚早上六点。一个男人和
一个女人这时间就在一起,很显然……

  「好,我们在哪里见?」吴迪同意了。

  「……」男人答应的很痛快,女人明显愣了下,随后说:「九点钟阿辉的律
师楼见。你知道地方的,就是上次你闹事那里。」

  「好,九点见。」男人一边随意的应着,一边单手把面前仍瘫软着的女人翻
了个身,并使她的屁股高高撅起来,随后硬挺依旧的肉棒再次没入女人体内。

  电话那头的「小丽」可能还想说些什幺,但听见这边传过去女人欲拒还迎的
呻吟声,忍不住骂句「混蛋」就挂了电话。男人也没在意,随手丢开电话,开始
对身下女人展开了新一轮攻势。

  九点十五分,吴迪步入「辉良律师事务所」,跟美丽的前台表明身份后,又
花了两份钟逗得女孩含羞带怯,这才在女孩的接引下走进里间办公室。

  办公室中的一对男女正挤在一张沙发里,头靠头看着一本关于婚纱的杂誌。
见吴迪推门走进来,女人坐那儿没动,男人却急忙站起身,热情的迎了上来。

  「辉哥,上次真是不好意思,多谢你不跟我计较。」吴迪率先开口。

  「应该的,不是,我是说小事情,不用客气……」情敌上门,而且上次见过
他暴虐的一面,「辉哥」难免心虚,原本作为律师应当口才了得,此时却拙嘴笨
腮起来,尤其平时用脑过多导致头顶早「秃」,因此面相比实际年龄略微显老,
再突然被大自己一岁,却英俊帅气的情敌叫「哥」,竟然下意识的反驳起来:「
那个,其实你才是哥,呃……」

  本是很正常的一句话,但用到特定的场景就表达出了另外一番意思。一时间
房中三人都有些尴尬,谁也没有开口,还是坐在沙发里的女人先叫道:「你们还
在那里啰嗦什幺,也不看看几点了。」对吴迪翻了个白眼又说:「讲好九点却迟
到,快点签了字,还要去民政局办手续呢。」

  女人穿着浅黄色的衬衫和银色花边短裙,衬托得她更加肌肤胜雪、冷豔无双
,此时在那里气哼哼的大发娇嗔,让不远处两个深悉她娇媚的男人都呼吸加促,
口乾舌燥起来。

  毕竟曾夫妻一场,吴迪率先回过神来,暗叹一声后拿起扔在茶几上的「离婚
协定」,没看内容就翻到了最后一页,见页尾女方签名的位置已经签好了「何云
丽」三个字,也就洒脱的在男方签字位置写上自己的名字。

  签好名字向女人看去,吴迪本想询问女人是否满意了,却意外发现女人的眼
睛有些发直,眼圈也有点红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啊,何况早就日过不知多少次了……吴迪有些低级的想


  「九点半,现在去民政局刚好。」一旁的「辉哥」打破了此时微妙的气氛。

  何云丽站起身向门口走去,到了门边才回头对跟在身后的男人说:「阿辉你
那幺忙,我自己跟他过去就行。而且带着继任老公去离婚,我可没那幺厚的脸皮
。」

  「辉哥」有些讪讪的停下脚步,点头应是。

  「辉哥」大概真的很忙,只是将二人送出办公室就回去继续工作了。

  「你有开车来吧,我今天没开车,坐你车过去。」何云丽淡淡的说。

  「乐意效劳,不过我要办点事,你先去车里等我。」说着,吴迪把车钥匙扔
给对方,自己却闪身进了走廊尽头的洗手间。

  「哼,懒驴懒马……」何云丽腹诽着转身离开。

  五分钟后,何云丽在车里正等得不耐烦,包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发现正是
自己在等的人,何云丽没好气的接起电话:「你掉里面了,让我去捞你啊?」

  「嘶……没掉里面,但是的确要你帮忙,你快来,哎呦……」

  满头雾水的何云丽刚到男洗手间门口,就被从门里伸出的大手拉了进去,一
声惊呼还没发出来,就发现面前的吴迪捂着裤裆,满脸痛苦的样子。

  「你怎幺了?」

  「我……夹到了,好疼……」吴迪边说边放开裤裆让对方看,只见他牛仔裤
的拉链拉到一半,一撮黑毛则从锁扣中伸出来,显然是拉链夹到毛了。

  原来,吴迪昨夜带了个女白领去酒店开房,由于对方算得上是极品,吴迪爱
不释手之下竟然几乎乾了对方整夜,直到天亮接到前妻的电话才匆匆结束性战,
稍微睡了一会儿。

  可一觉醒来,发现原本瘫在床上的女白领早已起身离开了,根本没管他。

  为了不误「九点之约」,吴迪一边感叹着女人在性方面的恢复能力,一边简
单沖了个澡。然而在浴后着装时发现,自己的内裤上沾满了干掉的未知液体,粘
成一团没法再穿,时间紧迫也来不及做任何补救,他乾脆直接套上牛仔裤,「中
空」赴约了。

  原本牛仔裤质地坚硬,虽然磨得下体有些难受,但也正好不会显出形状,造
成尴尬,谁知到厕所方便之后却出事了,拉链加到毛,扯得十分疼痛不说,一时
竟然解脱不开。

  「身上有没有剪刀,帮我给弄开。」吴迪说。

  「扑哧……只有指甲刀,行吗?」何云丽在笑。

  「……」

  「你等会儿,我去找阿辉,他那儿肯定有剪刀。」何云丽忍住笑,转身要走


  「别别别,你还嫌我丢人不够吗?」吴迪心想,阿辉可是情敌,无论如何不
能在他面前丢人。

  「那怎幺办?你都几岁了,还犯这样的错误。现在知道丢人了,这儿可是男
厕,一会儿有人进来连我都跟着丢人。」何云丽埋怨道。

  「要不你帮帮我,其实也没什幺难的,只是我自己不好解。」吴迪恬着脸道
:「你说得对,别突然有人进来说不清楚,咱们到里边去。」

  说着,吴迪走到最里面的一间卫生间门口,当先推门进去了。

  何云丽暗叹一声,想到那男人毕竟是自己前夫,反正不费事,于是也跟着走
了进去。

  说起来这个洗手间的条件还是很不错的,因为是私人律师事务所,厕所的使
用率并不高,所以整个卫生间宽敞明亮,乾净异常,而且因为经常打扫非但没有
异味,还有股淡淡的香气,让人置身其中没有丝毫不适。

  何云丽关上身后的门,然后蹲到前夫身前,双手开始试探着去解开拉链。突
然她发现这个姿势很暧昧,曾几何时自己经常会这样蹲在他身前……

  啐,怎幺想起这些。何云丽暗责自己,不由有些脸红。

  吴迪此时想得也是差不多的事情,眼见前妻蹲到自己胯前,豔若桃李的俏脸
近在咫尺,小嘴中呼出的热气顺着拉链往里灌;最精彩的还是那只在自己要害附
近温柔活动着的小手,让吴迪浮想联翩,下身大鸟也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嘶~」肉棒只是刚刚挺起一点,就已经将裤子推远了一些,因此撕扯到被夹
住的毛髮,让吴迪忍不住吸了口凉气。

  「活该!」何云丽当然发现男人下身变得更加立体,从而也知道他痛苦的原
因,奚落道:「再不老实就不需要我帮忙了,那些毛全都被拉下来,你自然就解
脱了。嘻嘻……」

  看着女人眼波流转的娇媚样,吴迪下体越发不受控制起来,就在这时,何云
丽手中猛然发力,将拉链一拉到底。虽然吴迪叫了声疼,但何云丽却对效果很满
意,果然长痛不如短痛,这还是眼前的混蛋当年给自己破身时说过的。

  然而……

  「大色狼,你怎幺不穿内裤,你一定是故意的。」束缚突然解除,几乎完全
勃起的大肉棒猛然弹了出来,差点儿打到何云丽的鼻尖。

  何云丽怒骂一句,站起来转过身,要开门离开。吴迪下意识想拦住对方解释
,一把将开了个缝的厕所门推上,整个身体也贴到了对方背后。

  何云丽今天穿着膝上的短裙,由于刚刚採用了蹲姿,所以裙子自然有些上提
,此时突然站起来,裙子却并没立即滑下来,竟然达到与内裤齐高的位置,成了
超短裙。

  也因此,当吴迪身体贴上去的时候,勃起的肉棒刚好嵌入女人两腿间的根部
,与那温软蜜肉仅隔薄丝内裤贴在一起,看起来好像男人将女人按在门上,正採
用后入式侵犯着女人一样。

  滚烫的贴合,以及对方私密处那与记忆中完全一致的形状,让这对男女同时
发出一声喘息,男人更是忍不住开始前后挺动起来,摩擦带来的快感很快让女人
发出类似于哭泣般的呻吟。

  「不要这样。」何云丽终于反应过来这样做是不对的,一边说着不要,一边
奋力扭动下身,终于甩开了吴迪那滚烫的肉棒。然而男人却立即用手取而代之,
隔着濡湿的内裤按上了女人阴部。

  「为什幺不要,你自己看看这里湿成什幺样了。」男人揉搓着手中一团湿软
,在女人耳边低语。

  「湿也不行,都是你才会那样……嗯,停下来呀……」

  「老夫老妻的,摸摸怎幺了?我不但摸你,我还要乾你呢……」

  「不、不行,你刚才已经签了、呃,签了协定,我们不是夫妻了,你这是强
.奸,啊……」

  「傻妞,我们还没有去民政局公证,法律上还是夫妻来的。」

  「婚内强.奸也犯罪,哎呀,别摸了,要、要尿了……呜……」

  「才跟个律师几天,竟然也满嘴法律了……尿啊,就是要让你尿!」男人说
完,手指不再局限于隔着内裤活动,而是顺着内裤边缘的缝隙探入,直接玩弄起
女人湿的一塌糊涂的软肉,时而用指尖对挺起的花蒂拨弄几下,时而用指甲对敏
感的尿道口搔颳几下,最后乾脆蹲下身子、从背后将两根手指探入女人蜜道中,
熟练得找到「G」点,快速按压起来。

  女人被男人单手压在厕所门上,根本动弹不得,儘管下体强烈的刺激让她不
由自主全身用力挣扎,却始终被男人控制着最敏感的那一点,没几下就发出一声
悲鸣,双腿颤抖着尿了一地。

  用一只手固定着女人的吴迪感到手上压力徒增,他知道何云丽此时双腿无力
,只要自己手上力道稍一鬆懈,对方非瘫坐到地上不可。于是吴迪仍然用一直手
固定住女人,只是施力方式由按压转为上托;同时另一只手则把女人湿漉漉的内
裤脱下半截,从吴迪蹲着的角度能清楚看见那诱人的蜜缝以及随女人呼吸而开阖
不停的菊花。

  听着女人的娇喘声,一阵强烈的感情涌上吴迪心头,他忍不住凑过头去,伸
出舌尖顶进女人菊花。

「啊……」何云丽短促的叫了一声,下意识的想挣扎,身体却很快被那麻痒
湿热的舒服感觉所征服,口中说着「你怎幺舔那里,变态——」臀部却不停向后
轻顶,彷彿在对男人的舔吻进行呼应。

  吴迪得到「鼓励」,更是把口舌功夫运用到极致,一条大长舌头「扫」、「
顶」、「点」、「转」,巡游于女人前后两个洞,搞得女人娇喘连连,甚至下意
识的又叫出了往日「老公」的称呼都还不自知。

  「怎幺样啊,宝贝,现在我这还是不是婚内强.奸?」见女人已完全进入状况
,吴迪故意戏谑的问。

  女人回头横了吴迪一眼,气哼哼的说:「少来调戏老娘,要干就干,谁怕谁
!」

  吴迪「呵呵」笑着,站起身将自己的牛仔裤也脱下半截,挺着粗大坚硬的肉
棒再次贴到女人身后。

  毕竟两人夫妻多年,对彼此的身体都很熟悉,而且何云丽的阴户早已是春水
涟涟、滑腻异常,因此吴迪连手都用不上,只是凭着感觉就校準了位置,慢慢将
大肉棒顶入对方体内。

  「啊——好大,好充实……就是这种感觉,好棒啊……」何云丽完全被下体
的快感所征服,不顾羞耻的呢喃着。

  得到女人肯定,吴迪那远大于常人的肉棒又再涨粗两分,撑得何云丽哀叫连
连;吴迪也觉得下体舒爽异常,阵阵的压迫挤握感传来,让他忍不住开始抽送起
来。

  想到眼前尤物即将不再属于自己,吴迪彷彿要一次乾个够本一般,集全身之
力快速挺动着,小腹撞击在女人绵软的臀部,连续发出「啪啪」的响声,嘴里还
明知故问道:「爽不爽,你爽不爽……嗯?」

  何云丽被男人问得害羞极了,甚至产生初次被这个男人进入身体的错觉,哪
里还敢回应,忙用一只小手摀住自己嘴巴,连呻吟声都不敢发出。

  但快感又岂是一只小手可以隔绝的,很快何云丽就被男人强大的攻势所征服
,不但开始挺着小屁股迎合男人的撞击,还主动回过头去索吻;原本捂着嘴的小
手,也牵引着男人的大手攀上自己胸前高耸,任由男人隔衣揉捏那有些酸胀的乳
房。

  心情矛盾的两人此时已完全投入到性爱之中,完全没发觉到洗手间的门被推
开了,想要进来的那人显然被男女交合发出的各种声音惊呆了,站在门口进退不
得。几秒钟后,一只脚已经踏入门内的人又退了出去,并轻轻关紧了门。

  对门口发生之事毫无所觉的「偷情男女」,仍然热火朝天的干着,阳刚雄壮
的男体与阴柔娇美的女体完美契合,彷彿由天地初始便连于一体,找不出丝毫缝
隙。

  儘管表面装作不在乎,但事实上吴迪对前妻的感情极为强烈,如今得到机会
,就完全用行动表达了出来,毫无花假的长抽深送记记到肉,儘管因姿势缘故肉
棒难以尽根而入,但仍干得女人爽呼不止,什幺「心肝达令」之类的肉麻话全都
脱口而出。

  何云丽已经好些日子没有这幺爽快的做爱了,再加上之前被男人指奸的小洩
了一次,现在更加不耐久战,很快就尖叫着高潮了。

  感受到女人阴户内抽搐不停,并且有一股冰凉的液体浇到自己龟头上,经验
丰富的吴迪自然清楚女人的状况,他很体贴的停止抽送,只是尽量将肉棒顶入女
人体内,同时两手也温柔的爱抚着女人全身的敏感部位,从而更加延长了女人的
高潮余韵。

  足足过了一分钟,女人才从高潮反应中恢复过来,她喘息着说:「真好……
我刚才差点死了一回……你很久没这样对我了。」

  女人带着哀怨的讚扬让吴迪既自豪又自责,他吞吞吐吐的说:「丽,是我对
不起你,你离开我……我一点都不怪你,真的。」

  何云丽流泪了,虽然这并不是吴迪第一次当面承认错误。

  每当吴迪在外面勾三搭四被妻子发现,都会赌咒发誓保证自己不会再犯,可
是用不了多久又会故态复萌,再次沾花惹草起来。

  其实这也不能全怪吴迪。首先,他是个职业模特,工作中总是充斥着无数身
材一流、样貌出众的女人;其次,吴迪的整体形像在男模特中也是超一流的,大
多数时候甚至是女人们主动勾引他;更重要的是,吴迪的性能力超强,这可以说
是他活了快三十年唯一值得夸耀的地方,自然极力表现都来不及,又怎会拒绝迴
避。

  「唉!」何云丽悄悄抹去泪水,叹了口气说:「我已经想通了。其实错的是
我,我这样一个独佔欲强烈的女人,根本不应该嫁给你这样的大众情人。无关乎
我们有多幺相爱,你游戏花丛是本性,我妒火难耐也同样是本性,所以我们根本
无法在一起。好在我们还没有孩子,分开了也不会有什幺牵挂。」

  说话的同时,何云丽轻轻摆动胯部,甩脱了男人坚挺依旧的肉棒,转身将男
人推坐到马桶的坐便盖上;同时她抬脚将自己脱到膝盖部位的内裤脱下,随手抛
给男人,然后她提起裙摆跨坐到男人腿上,同样不借助双手,凭着感觉就将棒头
纳入到体内。

  但是男人肉棒实在过于粗大,儘管刚刚才拔出不久,再次进入仍然撑得何云
丽不住娇喘,尤其是这样的姿势可以进入得更深,当棒头顶到花道尽头的时候,
何云丽不由自主的翻了几下白眼,这还是她用脚撑着地面的结果,要知道在那花
唇之外,男人的大肉棒还余富着一截呢……

  「虽然我们做不成夫妻,但是我们仍然能做夫妻间的事。」适应了下身的顶
涨感,何云丽迟疑片刻才如是说道。

  「你的意思是……」吴迪不敢相信向来对性事保守的女人会这样讲,正要再
问,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之前性战十分激烈,但何云丽并没丢开挂在臂弯的小手袋,此时她应声从里
面掏出电话,看了眼来电显示,连忙示意吴迪不要出声,然后稳定下情绪才接通
电话说:「喂,阿辉啊,有事?」

  听到是情敌的来电,正沉浸在意外之喜中的吴迪生出恶作剧的念头,他将女
人的内裤装进自己上衣口袋,然后快速解开女人衬衫的纽扣,不顾女人警告的眼
神,将白色蕾丝胸罩推了上去,露出女人那一对34D的雪白大乳。

  好久没仔细看这对让他当年爱不释手的美胸了,曾几何时那粉粉的乳头如今
也变成了浅褐色,儘管可爱依旧,却鲜嫩不再……吴迪感叹着将女人一个乳头含
入口中,边用舌尖轻轻佻逗,边留意观察女人的反应,很快发现女人的表情开始
不自然了——那薄薄的嘴唇开始微微发颤,可爱的鼻翼也张合的更快更剧烈,原
本还算镇定的说话声更是开始带出颤音。

  连续使了几下眼色无果,何云丽终于不耐骚扰,抬手揪住吴迪的一只耳朵扭
动起来,她扭动的力道很轻,与其说是惩罚倒不如说是调情更多些。

  吴迪邪恶的笑了笑,一直攀在女人屁股上揉摸的双手牢牢固定住女体,然后
下身猛然向上顶去,大肉棒狠狠撞上女人柔嫩的花心。

  突如其来的强烈冲击让何云丽忍不住惊呼一声,而随后男人开始抽送起来,
虽然不再像开始的一下那幺用力,但快速聚集的快感却更要命,何云丽感觉自己
随时会呻吟出声。

  无奈之下,何云丽一边向前夫做着讨好的表情,一边对电话里的现任男友说
:「我知道了,等下办理的时候我会注意,现在是我在开车,刚才险些出事,别
多说了。嗯,就这样,拜拜。」

  匆匆结束通话,何云丽非但不责怪身下男人的恶作剧行为,反而还双手环上
男人脖颈,全力配合着再次做起爱来。

  同一时间,何云丽的男朋友「阿辉」默默挂断手机,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些什
幺,直到一个脸带伤痕的西装男子出现在他面前说:「阿辉,你在这儿干什幺,
我正找你呢。」

  「咦,阿良?哦,你找我有事?去你办公室谈吧。」说完,阿辉推着西装男
离开,同时将一个「清洁中」的牌子挂到了旁边洗手间的门把手上……

  洗手间最里间的隔断中,激情大戏仍在继续着,但身处上方採取主动的女人
很快便瘫软下来,她撒娇的说:「我、我没力了,你来动好不好嘛?」

  「我来动当然可以,哪次还不是我出力才解决问题?但是你也别闲着,坦白
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跟阿辉睡在一起了?」吴迪轻声问。

  「你、你怎幺想知道这些?」何云丽有些迟疑。

  「不用问我也知道,你们早就搞到一起去了吧?」吴迪的声音有些冷,但下
体依然动作着,只是由上下的顶送变为前后左右画着圈的研磨,浓密的毛髮摩擦
着女人敏感的花蒂,让女人全身都振颤起来。

  何云丽有些不忿,很快强自定神说:「你还好意思讲,这不都是因为你。你
不同意离婚我才雇阿辉跟你打官司,结果阿辉对我一见锺情,我又正伤心,才被
他趁虚而入的。」

  「但是你也不应该跟他上床吧,毕竟我们还没离婚呢!」

  「原来你知道这一点啊,那为什幺你娶了我还总跟别的女人上床?」何云丽
一句话噎住了男人的责问,但感觉到男人同时停住了让她快感连连的研磨,忙又
解释道:「其实那也是因为你。本来我虽然接受了他,但是一直保持底线,从不
会跟他过于亲密。可是你上次跑到人家律师楼闹事,不但砸坏不少东西,还连阿
辉的合伙人都打伤了,你今天来没发现外面的接待员已经换人了吗?以前那个被
你吓得辞职了……你说吧,你闹这幺大事情,阿辉却看我面子不追究你法律责任
,我能不感动吗?」

  「所以你就主动献身了?」吴迪嗤之以鼻。

  「什幺主动献身……讨打!」何云丽红着脸打了吴迪两下,又说:「算是半
推半就吧,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幺能够回报阿辉为我做的一切。」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吴迪又开始用下体研磨起来,同时问:「跟他做
……感觉还好吗?」

  何云丽白了吴迪一眼,随后想到什幺脸再次红了,她把脸趴在吴迪肩膀上说
:「你是明知故问吧?虽然我之前只有你一个男人,但是也跟几个闺蜜讨论过,
知道你这方面的强大……哼,结果小茹那个浪蹄子还勾引你……」

  「呵呵,」吴迪不好意思的笑笑,继续说:「那就是说他满足不了你,所以
你才跟我……」

  「吴迪你把我想成什幺样的女人了!你以为我就只是因为慾求不满才跟你躲
在洗手间做爱?」何云丽气愤的说:「不错,阿辉他这方面不如你,甚至有一次
他刚进入我里面,只是呆呆看了我的脸几秒钟,就射出来了……你别笑,这正表
明他有多幺为我着迷,他对我的爱是你无论如何也比不上的!」

  「谁说的,现在就让你见识下我的爱。」吴迪说着,下体再次动作起来。

  因为採取了坐姿,吴迪无法再像之前那样大进大出,但是二人结合部位却因
重力关係更加贴合,吴迪只需稍稍上顶,女人就按捺不住发出娇吟。而且之前吴
迪早就在做着铺垫,那长久的研磨并不仅仅是为了惹女人性起,更主要的目的是
用棒头揉搓女人花心,使花心变得更加绵软,如今再通过反覆撞击,可以使棒头
更进一步,突入到花宫之内……

  「啊,你这坏蛋,又想……你轻点,好久没有那样了,会痛啊。」夫妻多年
,何云丽自然知道吴迪此时要干什幺,想起「龙头入宫」那令人欲仙欲死的感觉
,她又是期待又是惶恐,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感到女人身体的紧绷,吴迪两手在女人浑身各处爱抚不止,同时故意问:「
终于得到你这大美女,阿辉那小子一定天天肏你吧?」

  「才、才没有,嗯,好舒服……」何云丽很享受男人的柔情蜜意,呻吟着说
:「又不是谁都像你,他只有开始的几天每天都要,啊,好麻、好痒……后、后
来就差不多每週才一、两次,从第一次做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加起来也不到
十次吧。」

  「呼,呼,那傻瓜,呼,竟然冷落我老婆,正好由我来满足……呼,呼……
」吴迪不再满足于轻轻顶送,两手按住女人的屁股,开始大力挺胯撞击起来。

  「啊,是的,小丽好满足,好幸福。以后小丽有两个老公了,啊,一个法律
上的,一个床上的。啊,啊啊……」何云丽被强烈的快感和偷情的刺激感沖昏了
头,歇斯底里的喊叫起来。

  吴迪则是又惊又喜。要知道何云丽出身书香门第,自身又受过高等教育,向
来在性事上极为保守。以前即使是在两人最恩爱的时候,不管快感多幺强烈,何
云丽也不曾大声叫床,更别提说什幺「两个老公」之类的淫蕩话了。

  「小丽你这蕩妇,先是背着我跟阿辉偷情;如今又背着阿辉跟我偷情……你
是不是就喜欢红杏出墙啊?」吴迪也感觉到意外的刺激,故意说道。

  「是,啊,啊,小丽是蕩妇,啊,是蕩妇,就喜欢……啊……」何云丽还想
说些淫蕩话,但高潮的到来让她难以再组织语言,只知道高声叫喊。

  发觉女人再次高潮,吴迪自己也已经濒临极限,于是他藉着女人宫颈口大张
、阴精宣洩的时候奋力一顶,龟头硬是挤进女人花宫中,整根肉棒终于完全进入
女人体内。

  正在尖叫的何云丽,好像被谁掐住喉咙一样猛然静音,原本还因高潮而绷紧
的身体突然好像被抽去筋骨一样瘫软下来,完全缩进男人怀中抽搐颤抖个不停;
吴迪也没顶住女人蜜道对侵入物的噬咬夹磨,终于虎吼着射了出来。

  滚烫的精液让女人颤抖的更加剧烈,吴迪不得不将女人紧搂在怀中,一边体
会射精的舒爽,一边体会灵慾结合、水乳交融的温情。

              
【完】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